腓尼基後人今何在?

轉摘自-http://www.sina.com.cn 2004年

今天我們熟悉的26個英文字母,源頭是腓尼基人的22個字母。差點兒滅了羅馬帝國的腓尼基人兩千年前亡 國後,就消失在歷史上。

誰是腓尼基人的後代?2004年10月,牛津大學專家用基因法尋找腓尼基人的項目,經過兩年的研究有了結果。

2004年10月由美國國家地理學會贊助的牛津大學人類基因專家斯賓塞•威爾斯(SpencerWels)博士和黎 巴嫩人類基因專家皮埃爾•紮羅伊博士(PierreZalloua)用基因法尋找腓尼基人的專案經過兩年的研究終於有了結果。
  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研究結果。兩年前,威爾斯和紮羅伊沿著地中海岸收集人類血樣,經過兩年的時間他們總共收集 了2000份血樣,他們要通過基因分析的方法幫助考古學家,找出西元前3000年前就活躍於地中海的腓尼基人今天的下 落。

http://www.travelers.tw/sites/default/files/blog/2018/06/griechischen_und_ph_nizischen_kolonien_jpg_12927.jpg

  西元前3000年
  腓尼基有了海上貿易
  傳說中,大約在西元前3000年,“海人”就出現在迦南——儘管學者對“海人”的來源和存在其說不一:有的認 為“海人”可能來自希臘,也有的質疑“海人”的存在。然而更多的記錄顯示迦南社會在“海人”的影響下迅速走向海上貿易 之路,他們很快和地中海沿岸國家建立了密切的貿易關係。木材、羊皮紙、貴重金屬、鋼鐵、橄欖油、絲綢、染料是他們當時 的主要貨物。
  隨著貿易的發展,迦南人口也不斷擴充,西元前2500年前後,在今天的黎巴嫩、敘利亞、以色列一帶出現了三座 服務於航海的港口城市:比布魯斯、賽伊達、蒂爾。這三座城都有發達的碼頭、泊位、船閘和配套的倉庫。
  蒂爾是其中最大、最繁榮的城市,比布魯斯則更注重文化,那裡進口的貨物有來自埃及和希臘的羊皮紙,羊皮紙是迦 南人用來記錄重要事項的用品。考古學家認為,比布魯斯(Byblos)是聖經一詞的詞源,相信與書籍有關,人類最早的 書籍大概是在這裡出現的。當時文化發展的水準,已被考古學家們從一具出土的石棺中所證實:大約在西元前1200年的時 候,迦南人已經發明了22個字母,這些字母是今天26個英文字母的源頭。
  在希臘文中,迦南被稱作“腓尼基”,腓尼基這個名字也就這樣被很多人沿用至今,倒是“迦南”似乎被淡忘了。直 到西元前1100年,整個地中海都是腓尼基人的天下,是他們將當時最鼎盛的巴比倫文明和亞述亞文明通過海上傳到了希臘 ,但是由於腓尼基人的文字大多記錄在羊皮卷上,這些羊皮卷早已在漫漫的歷史長夜中,被氧化得無影無蹤。
  西元前1100年腓尼基人經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大西洋並沿西班牙海岸航行。
  現在,只有出土的文物才能說明真相,好在經過很多國家考古專家的研究和發現,我們已經能夠看到一些當時的真相 了:從1998年就開始考古發掘的黎巴嫩考古學家克勞蒂•薩哈爾(ClaudDoumetSerhal),最近在賽伊 達一個遺址發現的兵器經過同位素測試證實:它們的冶煉時間大約在西元前1950年,鐵礦石的產地並不在黎巴嫩,而是在 土耳其、賽普勒斯等地。這說明海上運輸那時已經發揮相當重要的作用。
  不久前,西班牙國家博物館的考古專家,在腓尼基人的一個海外殖民地迦太基(今天的突尼斯)的一處海灣發現了腓 尼基沉船的木塊,這些木塊顯示:木制的船隻由於有複雜的榫頭固定,結構相當牢固,船身有八九米長。能夠承載礦石一類的 重貨,為了防止礦石損壞船身,腓尼基人用一些小樹枝墊在船艙裡。腓尼基人的錨很有意思,是一個裡面灌滿鉛的木錨,此外 ,那時腓尼基人就開始使用駁船從大船上卸貨。
  雖然腓尼基人在地中海沿岸的很多地方都建立了殖民地——西元前1800年整個西班牙南部沿岸幾乎都有腓尼基人 的群落,但是他們並沒有向內陸遷移,他們的興趣只在海上。現在,有的考古學家提出,在西元前1100年前後,腓尼基人 的船隻可能已經經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了大西洋,然後或沿著西班牙海岸航行,或沿著非洲西岸航行。西班牙考古學家弗朗 西斯科•吉利斯(FranciscoGiles)是持這種觀點中的一位。他的一個證據是在西班牙安大路西亞沿岸一座高 山上的一幅壁畫,這幅創作於西元前2000年前後的壁畫中船的形狀,極具腓尼基人船隻的特徵。他估計很可能是當地土著 人第一次看到這種船隻時很驚訝,就把它們畫在岩石上了。
  結論:
  黎巴嫩人與腓尼基人最接近
  威爾斯和紮羅伊希望通過基因的方法找回“海人”和迦南人、迦太基人之間的聯繫,他們花了近兩年的時間沿著地中 海海岸以隨機抽樣的方式收集當地人的血樣,帶回實驗室去分析。他們解釋說,人的DNA中有X、Y兩條長鏈,Y鏈能夠反 映來自父系的資訊,此外DNA中還有短鏈,短鏈產生突變比較容易,也來得快。長鏈則能保持穩定而緩慢的變化,從某種意 義來說,可以把基因中的這條長鏈當做一架反映父系家族的時鐘。腓尼基人的原始基因參照來自黎巴嫩Raskifa的一個 山洞,在這裡,考古工作者發現了多具4000多年前的腓尼基人遺骸,此外還參照了在土耳其發現的腓尼基人遺骸,和來自 其他地方的腓尼基人遺骸。
  威爾斯和紮羅伊解釋說,不同的父系來源有不同的編號,基因編號為M172的人,其的祖先12000年前來自中 東,M89的人的祖先45000年前來自非洲。在腓尼基人到達迦太基以前,當地人應該主要是M96基因,他們的祖先來 自北非和西非。
  今年10月公佈的結果是:在2000個血樣中,172個有馬其頓血統、98個有摩洛哥血統……由於黎巴嫩人屬 於老地中海人的一個分支,也就是說黎巴嫩人與伊比利亞人,包括巴斯克人,北非人,義大利人,法國人等等具有相同的基因 標誌。實際上是同一種人。他們的結論是,古代的腓尼基人與今天的黎巴嫩人遺傳特徵最接近,也就是說,腓尼基人很可能就 是今天的黎巴嫩人,而“海人”則還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