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想要知道生命的可能,所以出發去旅行。

從藏人望著天葬台肅穆而淡然的表情,體會原來對生命最大的渴求,可以只是在大佛面前磕上一萬個長頭,只是讓禿鷹完食最後的肉體凡胎;看著撒哈拉沙漠的細沙緩緩流動,發現原來如此簡單的東西,可以擁有如此豐富多變的面貌;看著冰島Geysir間歇泉,平地驚雷般瞬間湧出數十公尺高的水柱與洶湧蒸騰的熱氣,驚訝於地球竟然隱含了如此巨大的能量;看著黃色、紅色的極光光束在天空盤旋起舞,變幻萬千,只能讚嘆大自然的神秘與奇妙。原來,生命裡真的有許許多多的可能性,出門去旅行,才能遇見更多形形色色不同的可能。

台灣生,台灣長大的小孩,在英國求學,在中國居住工作過;因緣際會,在北歐之都,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居住、求學、工作轉眼超過十年。因為天生的好奇寶寶,因為天生不安於室的靈魂,總是逮到機會就要出門玩耍、出門探險:在台灣南來北往上山下海,是生活的常態;在英國,當然要盡量的造訪各大城小鎮甚至鄰近的西歐國家;在中國,哈爾濱的冰燈,西藏的名山大川知名古剎;雲南的春城都努力地納入腳下;旅居斯德哥爾摩以後更棒了,北歐五國、波羅的海三小國是自家的後花園,整個歐洲都算內陸,等同台北高雄的距離;非洲其實也不是太遠。加上從事國際行銷工作的背景,秉持著出差一定要玩耍的理念,還有任何長短假期一定要出門走走的信念,至今走過約40個國家遍及亞洲、歐洲、美洲、到非洲。

旅行的奇妙在於有太多的不可預期,或大、或小、或好、或壞、或順心、或不如意,不論如何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生命裡一個美麗的印記,越是曲折的,總越令人回味。

Betty05.jpg

Betty09.jpg

Betty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