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瀚

陳國瀚 與 王光玉

【我們】
王光玉,安靜、敏銳。喜歡邊玩邊學的生活。
陳國瀚,溫和、易親近。喜愛攝影、藍調音樂。

出生開始,每個人都有一張地圖擺在眼前,
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路線已經被人決定。
往後走哪條路?也有固定的幾個版本。

2000年,2人不約而同,決定逃離這張地圖,
參加「尋找成吉思汗遠征隊」,以徒步方式循西征路線從蒙古國草原出發,
走過新疆戈壁、中亞的哈薩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等。
然後轉個彎,去西藏。

整整一年的旅途中,共患難的2人,從不認識到攜手築夢而結為夫妻。婚後,
國瀚放棄了當紅的IC電子業,光玉離開生態學術研究工作,
一頭栽入攝影與文字創作的興趣。
旅行與探險成了我們的生活。

未來無限寬廣的世界地圖,
不再有既定的路線。

【旅行】
2000年參與「尋找成吉思汗遠征隊」。這是一種極端簡單而原始的旅行方式,扛起一個大背包,靠著一雙腳,徒步。我們循著蒙古大軍西征的路線,從成吉思汗的誕生地——蒙古國出發,橫越了草原、戈壁、沙漠。翻越阿爾泰山脈,進入新疆,乘橡皮艇漂流40天後,跋涉新疆大戈壁。沿著準噶爾盆地及伊犁河,再走進中亞的哈薩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等屬於前蘇聯之國家。並在回程中,轉個彎,去西藏。

整整一年的旅行,露宿荒野、住帳棚、借宿蒙古包與民宅。一路上,啃乾糧、飲河水井水,到了晚上,拾糞生火起灶,烹煮粗簡的食物。對我而言,這並不是一趟強調貧窮和受苦的旅行,而是一趟重生之旅。從一步一腳印極「慢」的旅程中,與不同民族的人們相遇,蒙古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吉爾吉斯族、烏茲別克族、藏族……,大家一塊兒吃、喝、睡、玩,比手劃腳的談天,深入的相處與生活,體驗了這些部族的民族性,以及其精神之高潔。這一年的旅行,讓我深刻感受了異地的文化,細細體會了旅行的意義,是發現生命的「開始」。期望自己未來無限寬廣的世界地圖,不再有既定的路線。

一年的遠征之旅,讓我迷戀上了旅行。於是放棄了當紅的IC電子業工作,一頭栽入攝影與文字創作的興趣,以旅行與探險為生活。接著的八年來,以SOHO攝影記者之名,用鏡頭體會世間令人感動的瞬間。不管置身在山水荒涼間,或是躋身人文繁華之中,我想要看見在旅行的深處,那真正賦予生命意義的東西、使我的人格真正開展的基本元素:不斷求知、努力自覺、主動進取、以及運用同理心愛別人。

回想旅行的這十年裡,尤其受蒙古、西藏影響至深,前前後後進出蒙古五趟,加起來共一年多的時光裡,對蒙古最美好的回憶不只是見到了摔角、射箭、賽馬等精彩的經驗,而是倚在蒙古包邊,細看牧民的生活風景,或閒逛菜市場買包甜而飽滿的松子啃食,或,只是走過街道,品看擦身而過的行人,瀏覽兩旁俄羅斯時期的古老建築,聽喧囂的市聲,感受蒙古的生命情調。從蒙古族、西藏族人身上最大的學習是:感染了他們的樂天豁達,令我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涯規劃,而不再以別人的目光來決定自己的生命方向。並且,因受蒙古、西藏當地的宗教所感動,而歸依了佛教,依藏傳佛教的方式修學佛法。

因為對蒙古、西藏產生了熱情,期望能在攝影以及文化的面向上,分享大眾更深入、更有趣、更感動的生命故事。

而這八年來的攝影工作,我期許把工作上所做的一切,當成是自己創造實現夢想條件。而過程中才體會到,工作和自我實現,是可以並行而不悖離的,在攝影工作中,做我最喜歡的旅遊攝影拍照,並期望在帶團行程中,和人們分享旅行的感動,以及我最愛的蒙古、西藏。

期待能觸動人們心中愛好旅行、嚮往自由的種子,影響他人進一步發現自我與尋找生命的火苗,期望用心中對生命的熱情,感染更多人,令他們得到的不只是景點及歷史解說,而能夠在旅行回來,問問自己:看到什麼?在浮面印象中,萃取背後更多真實的感動。

【經歷】
◎英語領隊。
◎旅遊攝影及棚內商業攝影10年。
◎各旅遊雜誌、報章媒體之特約旅遊記者。
◎社區大學生態旅遊攝影講師。
◎IC設計工程師(創惟科技)。
◎2000年「尋找成吉思汗遠征隊」隨團攝影暨旅遊攝影連續一年。

【著作】
◎《轉個彎,去西藏》〈人人出版社〉★獲北市圖書館2005好書大家讀
◎《蒙古國》(太雅出版社)
◎《綠色葛蕾扇——泰雅民族植物》(林務局出版)★獲2006優良政府出版品

【部落格】
光光與國瀚的蒙古小故事 http://kykh.com/index.htm
中時部落格——光光與國瀚的旅行 http://blog.chinatimes.com/kykh/

DSCP_4911.jpg

DSCF2471__.jpg

03.jpg

0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