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再造-衣索匹亞拉利貝拉岩鑿教堂群(上)

除了耶路撒冷,我即將前往拜訪另一個心目中最重要的朝聖地--衣索匹亞拉利貝拉。出發前整理將整理二篇到訪重點文分享。

自處一方的拉利貝拉是衣索匹亞全國的的旅遊焦點,該說是全世界的。拉利貝拉位於遙遠的喇斯達(Lasta)山岳高處不勝寒之境,藉著一打左右的岩鑿教堂,其開鑿廣泛歸給城以他命名的中世紀國王,衣索匹亞鑿岩建築傳統在拉利貝拉達到了無可置疑的顛峰。

121221162009.jpg

121221163040.jpg

不管你在衣索匹亞到過了多少岩鑿教堂,拉利貝拉是存在於完全不同的建築與靈性層次的,這裡經常給列為古文明世界非正式的第八奇蹟,拉利貝拉的各組教堂之所以如此深印心靈,因為這裡並非一個已完成了歷史任務的考古遺跡,而是活躍敬拜中的基督教聖地,起碼有七個世紀成為敬虔的高地城市的靈性焦點。

拉利貝拉岩鑿教堂的開鑿籠罩在傳說的蓋頭下。城初稱羅哈(Roha),是扎格維朝代的首都,這朝代自十世紀直到十三世紀中葉統治衣索匹亞。最著名的扎格維朝國王是獻身十架者拉利貝拉(Gebre Meskel Lalibela),在位年代約為1180-1220年,因為萬人公認他在這目前以他命名的城開鑿岩鑿教堂的主腦角色,他後來給衣索匹亞正教會封聖。故事指當拉利貝拉是孩子時,一群蜜蜂籠罩著他,母親認為這是有一天他將成為國王的徵兆,(「拉利貝拉」一個演譯出來的意思是「蜂群認出他的王權」,只有四個音節確不簡單;另一較凡俗亦直截了當的翻譯是「奇蹟」),這預言使在位的國王不悅,當今國君是他的哥哥蓋度斯‧哈卜(Kedus Harbe),他向少年拉利貝拉下毒,以阻止預言成真,然而所下的毒沒有殺害拉利貝拉,卻是使他沉睡達三天。

拉利貝拉沉睡時被天使帶到天上,聖城耶路撒冷給向他顯示了,拉利貝拉被指示以岩鑿的方式在地上複製聖城;頗配合地蓋度斯‧哈卜也同時見異象,基督指示他退位給弟弟。拉利貝拉一登位,便聚集全世界最偉大的技師與藝匠開鑿各教堂,起碼有一所是在天使的幫助下一夜便鑿成的!事實上假定拉利貝拉啟動了開鑿教堂,工作不大會在他生時完成,很可能工程延伸至十五世紀初。然而一派學說認為在拉利貝拉的好些教堂是公元一千年以前的,其中包括馬利古利斯聖家(Bet Mercurios)、加百列與拉斐爾天使長之家(Bet Gebriel-Rafael)與殉道貞女聖家(Bet Danaghel),可能原來是為世俗目的而建的,拉利貝拉在位時改造為教堂。

拉利貝拉各教堂是以兩個不同的方法鑿出來的,喬治聖家(Bet Giyorgis)與西北群組的教堂是地下巨物,有庭園或溝環繞,因而她們模仿正常建築物,好些四面或三面獨立於周圍岩壁,這種開鑿方式是獨特於衣索匹亞的。東南群組各教堂則類似很多提格雷的教堂。自垂直石面開鑿。善用石中已有的洞穴或裂縫。

121222085946.jpg

121222085608.jpg

當葡萄牙探險家高維老(Pero de Covilhão)約在1500年成為首位見到這些岩鑿教堂的歐洲人時,她們肯定已存在頗久了,高維老自塞維爾出發以陸路抵達衣索匹亞。葡萄牙神父阿瓦尼茲在1521年被領到拉利貝拉,他後來寫道:「我已乏力替這些偉蹟奇工再寫更多了,因為我似乎感到讀者們會指控我所言不實……在我所寫了的之外還有遠遠更多,我擱筆,好使人們不會責備我所寫非實。」已知的下一位到訪拉利貝拉的歐洲人是卡斯坦路素(Miguel de Castanhoso),在1540年代初,此後不久,史料似指拉利貝拉受災於艾哈邁德‧革勒在十六世紀中葉一次猛烈進攻;但是今天各教堂沒有曾被焚或受到其他破壞的跡象‧對是次攻城唯一存留的文獻指出本地人該是騙倒了伊斯蘭聖戰士去攻擊鄰近的加納塔瑪利亞教堂(Ganata Maryam)。

奇特地,過去三個世紀前,才有另一名歐洲人到訪拉利貝拉,就是1860年代末來到的德國探險家豪夫斯(Friedrich Gerhard Rohlfs)。晚近直到1950年代,拉利貝拉仍傳奇地難以到達,旅行家柏根咸(Thomas Pakenham)等自德西出發,騎驢用了四天;直到1997年,拉利貝拉在雨季均成孤島,沒有航班能降落,道路經常不通。然而一切均變了,後千禧的拉利貝拉現在有經鋪設的機場跑道,還有兩條全天候沙石公路。

拉利貝拉是一個使人訝異地它像自為天成的城,單是位置便光芒萬丈,城兀立海拔2,630公尺,置身狂野尖刀群山中,座落雄偉堅岩斷崖間。拉利貝拉的傳統房屋為二層圓形石屋,不像在衣索匹亞任何其他地方所建造的,現在只能從主幹道遙望這些傳統房屋。然而城最吸引人的毫無疑問是岩鑿教堂,通常分為兩個群組,各使人感到如一個地下村落。兩個教堂群組以約旦河分隔,河名是拉利貝拉王自耶路撒冷回來後起的,西北群組包括七所教堂,東南的五所,一所十三世紀教堂喬治聖家獨立兩群組之外。

在廿一世紀說文化不變,然則晨曦初輝若隱若現之時在各教堂間遛著,白袍隱修士持著聖經出來,躺在岩石上沐浴朝霞,感恩禮擊鼓與手舞足蹈的頌讚溫暖了高地的清冷,你無法不感到正在見證無數世紀每一清晨均瀝瀝在目的情景,不僅是各岩鑿教堂存留於現代,還有些更原始的。然而較心酸地,值得留意很多教堂被滲水破壞了,兩個主要群組均各由一張龐大透明傘保護著。(對兩群組於下篇介紹)

121221144214.jpg

121222095841.jpg

相關行程:
2018.11.4
黃建忠-衣索匹亞深度旅遊15日

2018.12.23
衣索匹亞深度旅遊15日

2019.3.3
衣索匹亞深度旅遊15日